鄧耳憶舊
2020-11-19 10:08:28      來源:玉溪日報

村民姚光保家門庭上鐫刻的對聯

鄧耳村就佇立在雲海和野櫻花掩映之下的大山深處

豆腐是鄧耳“馬幫菜”的重要組成部分

耕牛是農耕時代的重要文化符號

馬幫的後裔村民聚在一起共享“馬幫菜”,回憶先輩陳年往事。

馬幫如今依然活躍在龍潭鄉的崇山峻嶺之中

清末石屏鄉紳陳鶴亭籌資修建的石拱橋,今天成了鄧耳村文明發展的見證。

梯田灑滿春天的信息,農耕文明在這裏世代延續。

養豬為過年仍然是鄧耳村村民的傳統

這個四合院是龍潭鄉第一所公辦小學——鄧耳小學舊址

中共滇南地委鄧耳會議舊址如今已修葺一新

鄧耳,元江縣龍潭鄉的一個村子。小河石拱橋,是鄧耳村百年茶馬古道的最新發現。

一條小河,從遠古流淌至今;一座石拱橋,清代茶馬古道穿行的綿延商道。它是小河底河的發源地,是紅河、蒙自、建水、石屏馬幫走寶秀、小河底、大哨、大竹箐、黃茅嶺、三家村的必經之地,是紅河馬幫穿越滇南崇山峻嶺,闖蕩普洱、西雙版納、越南、緬甸、老撾的重要驛站,也是元江境內發現較為完整的茶馬古道的重要一段。

據《元江縣地名志》記載,“滇南重鎮”元江,茶馬古道縱橫交錯、商賈雲集。其中,位於龍潭鄉鄧耳村的小河石拱橋,與紅河州石屏縣寶秀鎮毗鄰,是晚清滇南茶馬古道的重要驛站,也是元江茶馬古道東連紅河、南行交趾至泛亞各國的重要門户。

因為我夫人的老家在鄧耳村,我一直迷戀這裏悠久的農耕文化,逢年過節回去都能品嚐到親戚們做的“馬幫菜”。特別是種在自家田埂上的黃豆磨出的豆腐,還有梯田稻穀間放養的谷花魚,吃過一次就難以忘懷,承載了濃濃的鄉愁。“馬幫菜”的最大特點是就地取得簡單的食材,烹製出讓人經久難忘的味道。

龍潭鄉是元江彝族支系尼蘇頗集聚之地,唯有鄧耳村,幾乎是清一色的漢族人,鄧耳口音也與龍潭十里八鄉迥然不同,從其發音特點來看,有地道的“石屏味”。走進村子,讓人感覺時光倒流。每個角落,都能看見遺存的青石板、碾磨、淋鹽槽、青磚、瓦礫等民國遺物,特別是瀕臨坍塌的四合院、磚混結構的土掌房,似是明清建築;龍潭鄉第一所公辦學校——鄧耳小學、中共滇南地委鄧耳會議舊址……更有鐫刻着當年馬幫驛站痕跡的滄桑院落,讓人如聞“噠噠”馬蹄聲。

這些漢族人哪裏來的呢?毫無疑問,就是馬幫移民。“聖德醍醐天寵渥,王言綸締國恩多。”這是鄧耳村村民姚光保家門庭上鐫刻的對聯,大意是説,家裏有一位聆聽過聖訓的人,表示自己永遠不會忘記聖上的恩寵。從對聯的內容判斷,鄧耳村在清代乾隆年前後,出過一户引起朝廷關注的大户人家。

庚子年的某一時間段,鄧耳村的弟兄憨濤和老黑自告奮勇給我當嚮導,出村不遠處,循着當年趕馬人用生命踏出的陡峭山路,披荊斬棘,徐徐探入谷底,眼見小河及石拱橋。河牀不寬,沿岸邊涉水從上游往下游探尋,越往下游水流越湍急。石拱橋青石壘砌而成,佇立在密林深處,石拱橋四周荊棘纏繞,垂蔭浮翠,巍然屹立,從下往上看,氣勢恢宏。橋的周圍有斷垣殘壁,人工壘砌的灶台、石砌窩棚等依稀可辨。此行艱難,但彷彿撿拾到了時光塵埃中的歷史瑰寶和文明碎片,感覺馬幫就在不遠處。

關於小河石拱橋的來歷,在《元江縣地名志》第247頁,有短短兩行文字記載:“小河石拱橋,由清末進士、雲南名仕、著名實業家,雲南石屏寶秀鄭營村人陳鶴亭(1874―1931)倡議,石屏富豪籌資修建。陳老先生曾主持修建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條民營鐵路——個碧石鐵路。”

品讀史料,細究鄧耳,穿越百年往事,是馬幫馱來的文明開啓了現代發展之路,是一代代彝漢農民交融的文化,是由早期開墾梯田、引水種稻、碾磨豆腐,經營火柴、煤油、食鹽、礦石等的營商之人造就。而古道上的深深足跡,則焐熱了腳下的這片土地,催生了龍潭人的農耕文明。

歲月不居,時代更迭。現在,鄧耳人和許許多多的滇南村寨一樣,人們外出打工掙錢,到城裏買房居住。鄧耳從人口稠密、喧囂熱鬧變成只剩寥寥幾户的空殼村,剩下的,是深邃的人文地理文化資源。    (楊燕晨 文/圖)

編輯: 李雙雙(實習) 責任編輯: 曹月

廣告熱線:(0871)65364045  新聞熱線:(0871)65390101

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871-65390101  舉報郵箱:2779967946@qq.com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3120170004
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(ICP):滇B2-20090009